合作办学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合作办学 >> 学生感言 >> 正文
说说加国这一年--王昕言
发布日期:2013年09月17日 浏览:次 字体大小:【】【】【

江苏大学 研11 国际贸易学 王昕言

在本科阶段,就间接听闻过OJS这个项目,虽然对留学充满了憧憬,还是为了一些学校学生团体的事务,与对蝉联一等奖学金的欲望,搁置参加这个项目的计划。而同宿舍的舍友经历过一年在西安大略大学的学习后,无论是在英语层面,还是所谓的价值观,都发生了我认为较积极与正面的变化。无悬念的保研之后,就信誓旦旦,想要在硕士二年级这一年,去一次加拿大,真正的接受一次国外的教育,当然这个项目算是出国留学中比较经济,又重实质多于形式的了。

赴加之前,给曾经参加过此项目的学长打了一个电话,他话没多说,点到即止,总而言之就三句话:“忘掉来自学术的负担,做好三件事:一学会独立生活;二说好英语;三拿起相机看看世界”。或许与校方、导师的期望,有些违背,但我还是义无反顾这样做了,或许做的还不错。

由于2012年对于英国来说太特殊了,可以说是全世界的焦点,为了拿相机看世界,我准备在去加拿大的路上,顺带脚的去趟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,感受一下奥运的氛围,提前感知以伊利莎白二世为国家元首国家的特色,果不其然,除了在口音上,加拿大更接近近邻美国,其他无一例外,都跟英国类似,无论是管理模式,货币的发行,甚至有些地名都是相同的。而中间去了一次英国的好处远不止这些,还帮我无压力的调整了时差,类似于熬了几次夜的状态。

正式开始这篇心得,原谅我絮絮叨叨,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。约克大学,算是我的第二志愿,或许是因为第一志愿,西安大略大学申请的人太多,但招的人太少,阴差阳错的来了多伦多,一个华人占极大比重的城市。在这里,说英语的机会不多,由于专业的问题,班级里一半以上都是华人,大家迅速在短期内形成了一个小圈子,放肆的说着中文;外出采购,由于华人强大的购买能力,华人的销售员,从仅在华人开的超市、杂货铺、商场扩展到了每一个角落;社交好友,大部分活动来自于访学团体与信仰追求,大家也都在积极的说着英文。

基于学习层面,国内两门课由于大纲调整,没法在研一完成,自然辨证法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在加国选择起来颇具困难。严格意义来加国的学习,是没有学分压力的,我选修的课程也算同项目中较少,但是难度应该是较大。国外的教学课程的课程代码就能看出难度系数,首位数字1-7不等,简单理解1指代大学一年级,1-4属于本科阶段,5-7属于研究生阶段(由于经济学硕士仅一年制完成,5属于硕士阶段,6-7属于博士阶段),同阶段内可以自由选择课程,可以在大学一年级就选修大学四年级的课程。我于约克的学习,仅选修了4门课程,两门5000的课,两门7000的课。在学习开始之前,压力山大,开始之后,才发现,接受中国那么多年教育的人,一些东西,只要你想学,你要学,没什么学习不了的。除了旅行计划或一般的社交活动,我基本上都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,虽然也没看什么书,没学习到什么特别的软件,但不谦虚的说,也算挺用功,课程成绩也还不错。

与本科生相比,研究生阶段的校园生活,要无聊太多,这个与国内基本无差别,毕竟研究生,就应该要显得更专业,更学术,更高端,抛开个人兴趣来说,的确会无聊不少。因为原先活跃在各大学生团体的人都被导师剥夺了自由,没被导师剥夺自由的人要花时间去想未来该干什么的头疼问题。我是一个特别热爱运动的人,所以经常相约同学,舍友去体育馆进行体育锻炼,也免费去观看几场校园队的比赛,做惯社团工作的我,第一想法居然是要把国内学校的校际、院际队伍品牌化,是无厘头的习惯使然。除此之外,还参加了一些关于找工作、面试的圆桌研讨会,算是差强人意的提升了自身对于职场的敏锐性。

我居住的地方叫约克村,到学校仅5分钟步行距离,由于好吃懒做的老外太多,晚上并不推荐我们外出瞎溜达。房东是中国人,中国人强大的扎堆能力,使得和我一个房子的人90%为中国人。大家仅在做饭做菜的时候相遇,互相打趣今天做什么菜,什么菜的价格又高了,哪个超市有特价,偶尔还能偷偷师,学学厨,出国一年,算是把厨艺练出来了,虽然在外人面前表现依然紧张,因为以前的食客只有我一个,不过至少能说出个所以然,对生抽老抽普通酱油已经摸的门清儿了。

关于在多伦多,在加拿大的消费问题,我必须说,穷家富路在我身上做出了各种体现。抛开一次病没有生,但我无奈的缴了近800刀的保险(UHIP+GSA),到现在都没闹清楚,为什么研究生要额外缴一份保险。每月的消费,剔除有的时候想要堕落的买几件衣服,也就750刀,这包括了450的房费,50的电话费,80的吃饭,20的交通费,30的人情来往费。

对我来说,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外旅行的岁月。人生三大好:摄影、旅行、排球。有些旅行,多少带一些偶然,从计划到买票到出发,不出四天的时间,还因为苏拉的来袭,改掉了一次航班,总的而言,刺激又有趣。利用第一个reading week去了墨西哥城,在那里显然成为一个明星,各种当地人争抢着要与我合影,支离破碎的西语,在那边每用一个词,便换来各种肯定与惊叹声;翘了一堂课,去了次古巴,彻底感受了下地球另一端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坚持;又翘了一堂课,去了美国加州,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到旧金山,与老朋友见面,结识新朋友;学期结束之后,带着父母走过了加东和美东,不知道我小的时候父母带我出行有没有这么累,订机票,订旅馆,敲线路,看电脑看的眼睛都瞎了,不过能带父母一起旅行,算是磨砺性子的一次经历。

总之,在加拿大的这一年,是我人生的重大财富,会时常想念。

201374

生态博物馆,蒙特利尔,加拿大

国会山,华盛顿特区,美国

华尔街,纽约,美国


哈佛大学,波士顿,美国


日月金字塔,墨西哥城,墨西哥


巴拉德拉,古巴